44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穿越纬度的武侠世界 > 第二二零四章 客栈劫杀
    清风扬,落叶归根。

    武帝城,一队人马出发。

    鬼无影亲自带队,鬼闫骑马相随,鬼影宗玄丹高手十人,玄体武修三十人,直奔七侠城。

    半途客栈,妇人抱着婴儿,来到后厨之中。

    “二子,如何?”

    客栈小二哥,开口:“夫人,放心吧!”

    “那小子根本不知,我们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小二哥十分得意,厨师准备的肉食,撒上迷魂药。

    此药普通人食之,迷人心魄,武修食之,昏昏沉沉,内力尽失。

    妇人露出阴险的眼神,恶笑。

    “杀我儿鬼笛,老娘要他付出代价。”杀气,眼神中露出一股杀气。

    客栈三楼,玛雅朵儿睁开眼,“杀气……”心道。

    盘膝练习内力的陆一鸣,根本没有察觉到危险来临。

    鬼奴一跃,腾空而起,独自来到山道一旁的林中,练着陆一鸣给予的炼体武技。

    一招一式,拳击之法、奔跑之法、力压重石之法、灵药泡澡之法,一一记录在此,炼体武技之中。

    鬼奴,重复练习着,基础拳法,犹如武修重修一般,一拳一拳,笨重吃力,毫无章法。

    奔跑之法,不用内力,不施展轻功之术,毫无方向、目的的狂奔。

    力压重石,身体之上压上重石,举石而练。

    灵药泡澡,故此是一些药草煮开,人体进入药水之中寖泡。

    山林中,一声嘶吼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鬼奴双眼惊恐万分,骨响,咬牙抓住木桶边缘,底部隔绝寒铁,火焰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鬼奴一身汗水,额头虚汗缓缓流出,身体内的药物残留的毒素,一点一点的排出。

    内力释放,林中鸟惊飞,鬼奴从木桶之中,一跃而出,穿好一身衣物。

    活动了一下筋骨,“有意思……”鬼奴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鬼奴明显感觉到,自身轻盈了许多,年老的体质也光滑了不少,鬼奴眉头一皱,“是药三分毒,毒素积累,需要排泄而出,此记录之法,乃排泄毒素之法,强身健体之效。”鬼奴翻开最后一页,看清了记录的全部内容。

    此武技,是陆一鸣手抄本,记录了一些自己的心得,鬼奴沉默寡语,心想:“主人,经历过什么?为何对练体之术,如此研究至深。”

    鬼奴不知,陆一鸣玄气境后,一直无法突破,故此另辟蹊径,研究练体之法,最终打通穴道经脉,突破玄脉,刻苦练习剑术、轻功、身法。

    自身武学之上,并非天赋过人,而一直属于刻苦钻研之辈,对于笼络人才、排兵布阵、善用巧计方面,有着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鬼奴思虑一番,从山林走出,悄无声息的回到房中。

    客栈小二哥,端着酒肉上门,敲响了房门。

    鬼奴从窗户进入房中,听见动静,开口:“进。”

    鬼奴来到门口,小二哥端着酒肉,“嘻嘻”一笑。

    “客官,酒肉准备好了。”小二哥准备进入房中,被鬼奴拦住。

    “给我吧!”鬼奴说完,接过木盘进入房中,将酒肉留下,木盘还给小二哥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走了。”鬼奴阴森的声音,让小二哥胆寒,撇了几眼床榻上的陆一鸣后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鬼奴关上房门,“主人,用餐吧!”

    陆一鸣睁开眼,“黑店的东西,我可不敢吃。”

    鬼奴愣住,检查了酒肉,银针并未发黑,“主人,应该无毒。”

    “五毒教有一毒,名为噬魂,乃是一种无色无味,无毒的迷魂药,普通人食之,心神不定,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武修食之,一旦施展内力,必然昏沉过去,算不上毒药,却十分稀罕,此迷魂药在黑市的价格,至少三万两黄金。”陆一鸣普及了迷魂药的来历。

    鬼奴握拳,“主人,我去杀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被陆一鸣拦住,“不必,在此等着,也不用提现另外几人,江湖危险,也让他们吃一蟹,长一智。”

    鬼奴点点头,将酒肉丢弃,光盘放入桌面,骨头早就挑出来放在瓷盘一旁。

    酒壶之中的酒,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鬼奴呼呼大睡,小二哥试探性的喊了一声:“客官,可用完。”

    陆一鸣回了一声:“进来吧!”

    小二哥撇了一眼,一旁坐在椅子上的鬼奴,他早已睡着了,而陆一鸣明显无精打采。

    小二哥将食物残渣收走,心**笑,小二哥下了楼,将陆一鸣中招的事,禀报给了客栈掌柜。

    掌柜妇人一笑,抱着婴儿,“很好,非常好,通知老爷夜晚动手。”

    小二哥,立即骑马直奔大道,返回通知鬼无影。

    五间房屋,韩墨、聂宇中招,妙灵姗并未食之,只有女流之辈,小二哥并未把她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玛雅朵儿,一身功力,再说巫族巫女,对于毒物天生敏感,五毒教的毒,在巫女面前卖弄,根本逃不过其法眼。

    玛雅朵儿与陆一鸣一般,将酒肉丢弃,闭着眼等着客栈中暗藏的高手动手。

    客栈不远处的山坳里,通往七侠城的山道,从此路过。

    “雪婵师叔,那个人居然没有来?”齐紫嫣一身素衣,转身问道。

    雪婵妩媚一笑,“紫嫣,放心吧!”

    “宗门消息,此人来的路上,不过会不会出现什么状况,就不得而知了,毕竟得罪了武帝城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齐紫嫣心有不安,“雪婵师叔,返回武帝城,恐怕武帝城的武修,会在半路动手。”

    雪婵皱眉,两女骑上骏马,赶路武帝城。

    两女路过客栈,见客栈之外,过路者眼神犀利,齐紫嫣一眼看穿。

    “杀手,全是杀手……”

    雪婵看了一眼客栈,“下马,他们到了。”

    齐紫嫣愣住,雪婵示意客栈外,旁边的马厩之中,三匹赤血龙骑在此。

    齐紫嫣立即明白了过来,赤血龙骑,乃道宗培养出的坐骑,主要用于赶路之用。

    雪婵、齐紫嫣,在藏渊谷之后,并未返回齐国冰雪谷,而是半途埋伏,齐紫嫣就是想知道,到底是何人杀了自己父亲。

    齐敏之死,让齐紫嫣打击太大,为父报仇,也是齐紫嫣的心结。

    齐紫嫣恐怕不知道,杀齐敏者,陆一鸣也不知道,噬魂者一直就像幽灵一般,时而出现,时而消失。

    陆一鸣唯一知道的便是,噬魂者不是五毒教与冥殿的人,至于此人究竟是何身份,根本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驾———

    驾驾——

    尘飞扬,余百人而来,客栈杀手亮出凶器,朝着客栈三楼而上,真正的路人根本不知情况,雪婵、齐紫嫣混迹在人群中,旁观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