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文明与守护 > 四四六、筹备研究院
    在回到九玄秘境之后,凌砾又跑了一趟,将部分巫魔族人安置在了那异界的登仙岛上。

    虽然作为东域人,整个东域并没有统一,还分成了好几个国家,但烈云人、北燕人,乃至于大6上的魔族和妖族,并不是他主要的目标。当然,站在东域联邦的立场上,有时候需要他为国出力的时候,他自然也是会服从命令。

    他主要的心思,还是放在了有可能会发生的异界大规模入侵方面。

    按照二零七的说法,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种族,都应该算是友军,但凌砾却不这么认为。那些异界入侵的物种明显就是想要灭绝赤炎大6上的人类,这种事关种族生存的战争,就是你死我活的争斗,反正在目前还看不出有什么能够谈判的余地。

    凌砾在手里拎着两大盒在天南特意采购的当地特产咖啡,专门跑去九玄机金属制造公司看望段无崖。

    老段刚刚结束了一个公司内部的技术研讨会,来到办公室一侧的接待室,看到坐在里面等候的凌砾,他站在外面摆了一下手,示意凌砾跟他去办公室。

    老头的办公室里摆设很简单,不过却很宽敞,能够兼会客室使用。

    “这是特意给您带的咖啡,好久没喝您亲手磨的咖啡了。”凌砾把两盒咖啡豆放在了老段的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段天崖听后顿时眉开眼笑,“上次他们说我的手艺都快赶上咖啡馆里的技师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真是在奉承您,咱不能拿自己的爱好和人家吃饭的手艺相提并论。”凌砾听了后笑道,“我这里有些东西您先看看,等会儿我们再仔细谈这件事情。”凌砾从储物戒里取出十几页从凌砾烟所整理的数、理、化、生教材里摘抄出来的东西,交给段天崖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别又给我找什么麻烦出来?”段天崖接过那十几页教材,笑呵呵地说道,“整个军校现在就你特殊,这一连好几个月连人影都见不着。”他倒是很清楚凌砾的个性,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。

    “哪有的事?我一直都很守规矩,没有违反学校的纪律。”凌砾说道,“你先看材料。”

    段天崖一开始并没有把凌砾拿出的材料太当回事,不过越看越是惊心,最后是一脸的激动之色,“你这些东西是从哪里得到的?!”

    “一处秘境里。”凌砾说道,他倒是没将澹台盈歌说出来,省得给小丫头找麻烦。

    “多维空间的重叠架构……这很好地解决了储物空间和这秘境空间存在的理论,对于我们今后制造储物器具有指导性的作用。我们所得到的储物用品,比如储物戒指、储物手镯、吊坠等,原来的研究重点一直放在材料科学方面,现在看来,材料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结构模型,这对于目前的科学技术水平,可以说是有着跨越式的提升作用!”段天崖很认真地对凌砾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材料大约有数十套书籍,对于目前的科技水平而言,有些理论是颠覆性的。这些东西需要集合一大批顶级的人才作长期的研究和试验……”凌砾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我明白……”段天崖说道,“在大灾变之前,人类进入科技时代只不过才短短的二、三百年时间,我们对于物质世界的认知是很浅薄的……而现在,我们的科技水平也只是恢复到了大灾变前的水平,只是在生物科技方面有了一些突破性的进展。实际上在大灾变前,各国都是有着一些秘密研究项目的,所谓的科学无国界,只是相对于一些民用技术而言,顶级的科学成果和技术大家都是在严格保守机密的。毕竟在大灾变前的人类社会,国家与国家,民族与信仰等,也是充满了各种竞争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这些东西只能是交给秘密的研究机构,而且还需要有严格的掌控和保密措施。”凌砾说道。

    “实际上西秦府就有这样的秘密研究机构,只不过你原来没有接触过罢了。”段天崖说道,“这种事情,由我出面向官府方面李部长和聂部长等人进行沟通,毕竟你现在还是在校生,有些不太适合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个意思,不过,我有一个比较适合的地点,与赤炎大6的世界是绝对隔绝的,我想,这秘密研究机构是不是放在那里更加合适一些?”凌砾说道,这让他想起了另一世界那些隐姓埋名,为了国家默默奉献了数十年的顶级科学家们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只要国家还存在,整个人类社会国与国之间的竞争还存在,就不能妄谈什么科学无国界,毕竟科学家们也是要为国家利益而服务的。这种话,只是一些贪图利益者为自己所找的借口。

    段天崖道:“大灾变后,由于许多新的元素被发现,许多学科的研究都获得了突破性的发现。在这世界上,拥有超凡能力者的存在由来已久,自大灾变后,数量也是在急遽增多,超凡者的寿命增加了许多,我们原来认为是基因的自我修复能力,而你这些材料里却是说寿命的增加主要是由于碳8元素在替换原来身体内的碳12元素,使得基因在复制时的抗损耗能力大为增强,这些还需要得到科学实验的验证。为什么碳元素居然有32种之多?!而我们目前只发现了其中的四种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于微观世界的认知才觉得了我们对于宏观世界的认识程度……”凌砾说道,“我们原来的科技水平还只停留在原子阶段,对于更加微小的粒子认知实际上是十分模糊的,实际上基本粒子的种类和数量是远远超出我们以前所认知的。基本粒子在构成元素时的结构不同,这也就决定了原子性质的不同。所以碳的同位素有36种之多,而不是我们目前所发现的4种,当然,也有可能会更多。低等级的世界,由于世界形成较晚,所以发现的碳的同位素序列也比较靠后,而高等级世界,存在的时间由于更加古老,所存在的同一物质元素同位素也更加古老……”

    段天崖看了看凌砾:“你找的地点,我们可以过去先看看么?只当是先考察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您先和聂部长、秦镇守他们联系一下吧,到时候咱们一起过去。”凌砾想了想说道,“这事毕竟还要上面最终拍板,我觉得招揽吸纳人才,不光是咱们秦府的科学家,包括整个东域联邦,甚至是其他几个国家。”

    段天崖道道:“聂部长和秦镇守还是很欣赏你的,你为什么不说?”

    “这事终归还是涉及到科学院和军府这边设立秘密研究院,还是您老人出面比较合适,而且您的人脉也广,到时候还得您出面拉拢人才。”

    段天崖听了后也是笑道:“正好最近中州有个学术会议,你这材料我只需要透露出几页消息,到时准会有一大批人自动找上门来。只怕到时候,有些人在听到会抛家舍业,恐怕还是下不了决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从九天金属制造公司出来后,凌砾回到了精武会馆。

    这里也是教育部下属的精武体育总会的办公地点。

    刚回到办公室,就看到朱、范两个胖子一起找了过来。

    朱振刚愁眉苦脸地说道:“我们公司生产的药品在除了几个军府之外的地区销售很不利,说是没有联邦所发的许可证。不仅把我们运往中州地区的药品给没收了,而且还给他们开出了几份金额不小的罚单。”

    凌砾说道:“我早就跟你说过,别太贪心,中州那边的事情暂时我们还找不到很硬的关系,这到人家的地盘上抢夺利益,人家自然就会给出难题。生产许可证这种东西,最初是为了保证产品质量,到了后来就成了一些大集团垄断私人利益的工具,利润大的行业就将其他人排除在外,不让普通人插手其中。”

    范小胖听了也是叹息一声:“只有同行之间才是赤果果的仇恨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基因药液还不能大规模生产?”朱胖子看向凌砾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东西现在原料有限,暂时还无法扩大产量,只能是先济着自己人先用。”凌砾知道朱胖子的心思,想用基因药液来打开中原和南方的市场。但基因药液的制备需要用到许多高级生物原料,赤炎大6目前还无法提供大量的原料来源。

    只能是等到在能探索那连通刀鞘空间的异界大6后再看情况。

    由于一直打不通蓝雨的电话,凌砾便是专门去她家跑了一趟,结果两位老人家告诉凌砾,蓝雨已经转学去了中州。

    看那位吞吞吐吐,欲言又止的模样,凌砾在心里是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心情郁闷地离开蓝雨家,凌砾孤身一人走在街上,顿时感觉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他正想返回家里,抬头一看前面却是朱胖子家的别墅,想起来有很长时间没有看到朱家老祖了,便是径自朝着朱家的小院走去。来到朱家门口,正好遇到出去买菜的保姆张家阿姨。张阿姨见到凌砾,马上招呼道:“小砾你过来了,我这是刚买菜回来,你这可有好长时间没来家里了,老祖还经常念叨你呢。”

    凌砾听了后笑道:“阿姨,最近事情有些忙,还出了趟远门。”

    有一阵子没见朱家老祖,老太太倒是没怎么变样,身材甚至比原来还胖了一些。此时她正在院子里教着朱家爷爷摆弄着一些药材,看到凌砾过来,朱家老祖异常开心,笑道:“小砾啊,你可是好久没过来,振刚他爷爷在你那药方的调理下,现在也是恢复了不少,我正说哪天叫你过来吃顿饭,当面感谢呢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朱爷爷是自家人,可不用客气。”凌砾也是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朱家爷爷看上去比原来瘦了不少,不过脸色红润,人也精神了不少,目光也不像原来那般混沌,而且原来满头的白发居然有一些又变成黑色的了。他也看向凌砾笑着打着招呼:“老夫这能恢复不少,还真得知你的情,你先到屋里坐,我那还珍藏着一些好茶,给你拿来。”

    朱家老祖道:“中午在家里吃顿饭吧?”

    凌砾摇了摇头道:“不了,我一会儿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能有多大事啊?连顿饭都不肯陪老太婆一起吃?”朱家老祖板起了脸。

    凌砾一看,觉得不好再推辞,只能是说道:“行吧,我这里弄了些海鲜,我亲自下厨给您们两位老人家做几个菜。”

    朱家老祖这才高兴说道:“这才对嘛,一会儿我给小小和振刚他们打电话,再叫上你妹妹她们,那个姓澹台的小丫头可不算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凌砾问道:“烟儿她们还知道过来看您?”

    “反正比你来得多,她们经常跟着小小一起来看我。”朱家老祖又是抱怨了一句。

    凌砾听了后,赶紧进了厨房,省得听老太太又埋怨。

    他现在自家算是开了个大海产养殖场,手里可不缺少海货,想了想,准备除了几道海鲜之外,还准备做一道佛跳墙。佛跳墙的做法海鲜与山珍各占一半,海产用到鲍鱼、鱼翅、乌海参、干贝等,山珍则是鹿蹄筋、野山鸡、鹌鹑等,辅料主要是人参、何首乌、花菇、江瑶柱、干笋等,有时还会加入猪前肘等,以增加高汤的浓度和干菌类的润滑口感。

    另外就是在煨制时不是用水,而是加入低度黄酒作为汤料。

    由于时间比较紧张,所以凌砾在将材料放入大陶罐后,是放在大锅里进行蒸制的,作法并不正宗。正宗的佛跳墙做法应该是用黄泥将陶罐密封后,其后放在引燃的木屑堆之中慢火煨制,制作时间需要一天以上。

    朱家老祖饶有兴致地看着凌砾在做菜,随口还评论了一句,“你这性格,一看就比较宅,又贪吃,可不像是什么高手所干的事。”

    凌砾在听了后也是笑道:“您老人家还别说,如果不是有那异界的威胁存在,我还真就是喜欢宅在家里,安安稳稳地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朱家老祖说道:“那可没办法,你现在也已经是超凡者了,肩膀上就要担负起保护家园的责任来。人类之所以能够在大灾变时代又幸存下来,强者能够牺牲自己来保护弱者,这也是很大一部分原因。虽然有些人会在关键时刻逃避责任,但是大部分的超凡者,在面临灾害时,还是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